第3189章 有人跟蹤

    一頓飯吃的很是愉快,只不過飯后,唐予奇沒有走,一直在門口等待林逸,而唐母和唐聚成也沒有離開,他們其實也有點兒擔心林逸和唐予奇打起來傷了和氣!

    畢竟,這其中有些話唐母沒法直說,林逸的身份,她不能和唐予奇說,更不能和林逸說,所以只能想一會兒在他們比試的時候跟著打個圓場,別讓自己的侄子和女婿之間傷了和氣。

    不過,讓唐母放心的是,唐予奇和林逸顯然都不是那種輸不起的人,唐予奇想要挑戰,但是看的出來人很正直,如果他輸了,恐怕也不會再糾纏下去。

    “林逸,久仰大名!我想挑戰你,不知道你是否給我這個機會?”在六味居的門口,唐予奇對林逸直截了當的說道。

    “好,擇日不如撞日,那就今天吧。”林逸點了點頭,道:“我們找個沒人的空地,怎么比,你劃下道來就走了。”

    “我們都是修堊煉者,誰把誰打倒,爬不起來或者主動認輸就可以了,不過拳堊腳無眼,我們就算不想傷及對方性命,但是受傷在所難免,不過我這里有小還丹和大還丹,你也不用擔心!”唐予奇將規則說了出來。

    聽唐予奇的話,林逸有些驚訝,居然還給對手提供丹藥?這個唐予奇看起來還真是個磊落的人,不過越是如此林逸越是高興,畢竟王阿姨在雪谷的時候幫了自己不少忙,他也不想和她的親人成為死敵。

    “可以,不過我不用丹藥。”林逸笑了笑。

    “你的意思是,受傷的人一定是我?”唐予奇的臉色變了變,不過卻也沒有發飆,只是道:“自信是好的,不過,也要比過了才知道。”

    宋凌珊自然知道唐予奇識會了林逸的意思,林逸能夠自我療傷,根本不需要丹藥,但是她也沒有辦法解釋,只是道:“我知道這附近有一處廢棄的工地,我們去那里吧!”

    “可以。”林逸和唐予奇都是點了點頭。

    于是,宋凌珊的車子在斬面帶路,林逸和唐母的兩輛大切諾基跟在后面,一路向工地的方向行去。

    只不過,在路上的時候,林逸敏銳的感覺到,自己一行人,好像被跟蹤了!雖然林逸沒有確定跟蹤的人在何處,也暫時不知道他的實力,但是不用想,能夠瞞過自己跟著自己的,一定擁有不俗的實力,恐怕實力要在自己之上!

    但是,林逸也很納悶,是誰在跟蹤的?現在根據馮詩篇說的,上古門派自己那些敵人,都人人自危,生怕自己去找他們的麻煩呢,哪還會有人來找自己的麻煩?

    況且,林逸的玉佩沒有一點兒反應,所以看樣子,是沒午什么危險的,難道這個人的目標不是自己?還是距離自己比較遠工或者,這人動手的目標是唐予奇?

    這個想法一出,林逸都覺得有些好笑,畢竟,這些人中,除了唐予奇和雪谷的那個司機弟子之外,都是林逸心中默許的自己人,也就相當于林逸的隊友,而這些人有危險,玉佩也是會預警的。

    而現在顯然是沒有的,那也只有唐予奇和那個雪谷弟子了,但是這兩個人,會有什么敵人呢?一個是海外歸來的偵探,一個是雪谷隨機派出來的弟子,這個跟蹤的人顯然是個高手,針對這兩個人的可能性,十分的低。

    不過不管怎么樣,林逸心中的警惕卻是沒有一點兒的放松,尋找著跟蹤人的方位。

    一路來到了廢棄的爛尾樓工地,林逸也沒有能夠發現跟蹤在后面的人,這讓林逸心中更是凜然,不過表面上,卻是還是裝作很鎮定的樣子!

    他不能夠自亂陣腳,現在上古層面已經傳開了,他是可以秒殺兩今天階后期巔峰實力高手的狠人,現在至少目前能夠接堊觸到的層面上,還沒有天道高手,而天階后期巔峰實力大圓堊滿的高手,就是修堊煉者之王了,但是這對于林逸來說,應該不算是太難干掉的實力等級,既然如此,就算被跟蹤了,林逸也不可能緊張,不然的話,那就是暴露了自己的弱點了。

    當然,林逸也沒有立刻下車,因為,他感覺到危險的氣息越來越重,看樣子,這個人是在自己等人停下車子之后,準備伺機出手了!

    林逸在觀察,他必須要將危險掌控在一個可控的范圍之內!

    唐予奇那邊,卻是先下車了,只不過剛剛下車,一道黑影就向他飛馳而來,林逸心中一驚,但是卻也沒有敢貿然出手,畢竟林逸這一剎那一驚看清楚了,眼前的這個人,居然擁有天階后期巔峰實力!

    唐予奇到底也是天階高手,而且是個偵探,第六感不是一般的強悍,在感要到危險的時候,猛然用真氣護住了身堊體,而且開始選擇后退躲閃。

    但是對方的實力實在是太過于強悍了,就算唐予奇躲閃了,但是還是沒有完全躲開,一掌拍在了唐予奇的左肩上面,唐予奇整個人就被這強大力道給打得倒飛了出去,轟然的砸向了工地爛尾樓的一處墻壁上。

    巨大的沖擊力,讓唐予奇的身堊體像是炮彈一般,直接將墻壁砸了一個大洞,整個人也隨之進了爛尾樓的樓體當中!

    不過這樣一來,讓那黑影失去了攻擊的目標,暫時在視線內找不到唐予奇了,也只能停下了攻擊,等著唐予奇自己從爛尾樓里面跑出來,不然他也不能直接傻乎乎的攻擊爛尾樓吧?

    這倒是給唐予奇創造了一線生機,沒有讓他交代在這里!

    “你是什么人?膽敢出手傷人?”唐母又驚又怒,唐予奇乃是丈夫失散多年的侄兒,如今在自己眼前被人打傷了,她于情于理都不能坐視不理:“我乃雪谷巡查監視者,也是大長堊老的母親,你無緣無故將我侄兒打傷,是何居心?”

    這黑影正是純陽天尊派來對付唐予奇的純冷天尊了,他本想將唐予奇斃命之后就離開,突然一個中年婦女橫加阻攔多管閑事,他本來是十分不爽的,想要出手將這婦女一并解決了,可是沒想到這婦女居然是雪谷的人?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

本站小說為轉載作品,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

Copyright © 2012-2013 77小說網 版權所有

福彩30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