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04章 鬧心的結果

    只不過小一不會,小師妹也不會,就算是玄塵老祖自己也不會,那些催眠術都是一些秘法,修煉的也都是一些魔門弟子,比如明日復明日教派,以前就曾經出現過一位催眠高手。

    “你叫什么名字?和你一起去烏龍浩特山脈的那個人叫什么名字?他現在在哪里?”小一問道。

    “我叫孫靜怡,和我一起去烏龍浩特山脈的人叫做林逸,他在東海市工程大學生物系醫藥專業學習。”孫靜怡木然的答道。

    “生物系醫藥專業?”小一的嘴角一抽,怎么又是這個專業?看來事情有點兒不好辦了,一會兒去抓人的時候,要低調一些才行了!于是又道:“你們為什么去烏龍浩特山脈?在烏龍浩特山脈找到的重寶是什么東西?”

    “我去烏龍浩特山脈,是因為我的父母留給我的遺物中,有一份兒地圖,就是那個重寶的藏寶圖。”孫靜怡如實說道:“那個重寶就是床上那個可以修煉的石頭。”

    小一聽后,眉頭緊鎖,看樣子孫靜怡并沒有騙人,看來,小六和小十二、小十三死的太不值得了,居然為了這么一件無用的寶物丟掉了性命!

    原本以為這個門派有什么好東西呢,沒想到所謂的重寶就是這個?

    “你們還有沒有其他的奇遇了?從烏龍浩特山脈,只弄來了這么一個東西?”小一不甘心的問道。

    “我們還遇到了大火獅和蜘蛛一族……”說著,孫靜怡就將在烏龍浩特山脈遇到了大火獅和蜘蛛一族的事情說了出來,并且也將那個可以開啟天道的傳送陣也說了出來,不過本來小一聽得是又驚又喜的,但是突然之間聽說那傳送陣只能用三次,之前已經用了兩次,而火獅一族和蜘蛛一族又消失了,那么小一就不可能不聯想到一些讓人鬧心的事情了……

    那傳送陣的最后一次使用權,是不是被火獅一族和蜘蛛一族給用掉了?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可就讓他無語了,他們千辛萬苦尋找的天道捷徑,雖然找到了,但是不能用了,這簡直就像是一個饑餓的人看到了一塊面包一樣,正高興呢,卻發現那面包只是個模型……

    對于孫靜怡,他已經不想問什么了,甚至再找林逸來問問的心思都淡了,事情已經很清楚了,那個所謂的重寶,在小一眼中并不是什么重寶,而真正的重寶乃是天道傳送陣法,只不過現在應該已經不能使用了!

    “你把那個山洞的地圖畫給我,現在就畫!”小一再次彈出了一枚鋼珠來,讓孫靜怡恢復了行動的能力,然后拿給她一支筆和一張紙,讓她在上面將地圖畫出來。

    孫靜怡記得不是那么詳細,但是大致的方位還是能夠畫出來的,而小一等人對于烏龍浩特山脈的地圖是了如指掌,孫靜怡這么一畫,雖然不是很標準,不過也是差不多能夠確定山洞的大致位置了……

    東海市工程大學,林逸送走了祝家二兄弟之后,就來到了學校。

    他這次來,實際上是做出了一個重要的決定的,他準備將古墓中找到的那本章力鉅煉丹師心得筆記拿給白老大看看的。

    對于白老大無私的將他自己的資料拿出來給林逸,甚至讓林逸用來和右盤虎交換好東西,這讓林逸很是感激!如果說最初的那些只是普通資料,那么之后的這個,就算是白老大的獨門秘籍了,畢竟是他的師父曾經留給他的。

    而林逸并不是那種一味索求不思回報的人,他是個恩怨分明的人,既然白老大如此,他自然會投桃報李。

    其實,林逸想的最簡單的報答方式就是幫助白老大恢復體內受傷的經脈,讓他重新成為煉丹師,這對于林逸也好還是韓靜靜也好,都是最大的助臂!

    只是這牽扯的東西太多,白老大不免就會知道林逸的秘密,雖然林逸和白老大的師生關系很融洽,但是到了現在,白老大的身世和一些背后的隱秘林逸還不清楚!

    他當年究竟屬于哪個勢力,哪個門派,林逸必須要弄清楚才行,即使林逸覺得白老大不可能會害他,但是他的這一身本領實在是太嚇人了,白老大的受傷顯然和祝老二、皮志海的受傷不同!

    雖然白老大沒有明說,但是林逸聽得出來,他當年受傷時絕對有些隱情!他的傷,究竟是敵人造成的,還是其他方式造成的呢?林逸不是信不過白老大,而是怕白老大痊愈后,帶來的連鎖反應后果!

    如果白老大的仇家知道他恢復了,會怎么想?白老大曾經是何等層面的人?最少是上古層面了,所以林逸也怕給自己帶來麻煩,至于給白老大看章力鉅的煉丹師心得筆記,也算是退而求其次吧。

    現在正好是午休時間,林逸也沒有去教室,直接去了白老大的辦公室,敲了敲門,沒想到白老大果然在。

    “請進!”辦公室里傳來了白老大的聲音。

    林逸應聲推門而入,笑著道:“白老師。”

    “咦?林逸?你怎么來了?”白老大有些奇怪,林逸一般很少會不請自來,除非是自己邀請他,不然的話,上學的時候都很難見到人影,這一陣子總是請假。

    “白老師,我有點兒事情想和你說。”林逸隨手關上了辦公室的門,正色說道。

    “哦?什么事情?坐下來說。”白老大看林逸說的鄭重,有些奇怪,不明白林逸到底有什么事情如此興師動眾。

    “事情是這樣的,其實……有件事情,我一直隱瞞著您沒有說。”林逸說來有些慚愧,白老大對他可以說是全心全意的關照,而林逸卻是有所保留。

    “什么事情?”白老大聽林逸這么說,更是納悶:“是關于你自己是煉丹師的事情么?”

    “算是,也不是。”林逸苦笑了一下,索性實話實說:“其實,我曾經去過章力鉅的墓中。”

    “章力鉅的墓……什么?你去過了?”白老大聽后頓時一驚!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

本站小說為轉載作品,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

Copyright © 2012-2013 77小說網 版權所有

福彩30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