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26章 步步相欺

    “有時候,有些事情是有底線的,不觸動其最終的底線,是看不出結果的!”雨水星看著兒子,語重心長的教導道:“如果林逸是隱藏世家的人,那么他在世俗界,有可能是為了歷練,不然一個玄階初期的高手去給一個富商當跟班,你覺得可能么?要是一個四五十歲的老家伙沒有突破潛力了,或者是外家高手練武練到極限了,去給有錢人做保鏢還有可能,他才不到二十歲,未來不可限量啊,去給人做保鏢?你相信么?”

    “是啊,讓我去給人做保鏢,給多少錢也不可能的,除非是歷練!”雨楓聽了父親的話后,頓時點了點頭,嘆道:“還是我經驗不足,沒有想通這個道理啊!”

    “但是我和你三叔,這個歲數了,要是突破無望,在雨家落魄的情況下,沒準兒會給一些有錢人當保鏢,但是即使如此,再不濟我們也不會讓你去當保鏢,因為你是我們雨家未來的希望!”雨水星說道:“所以林逸現在的困境,有可能也是他身后的勢力對他的考驗和磨難!俗話說得好,天將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行拂亂其所為,所以動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這也是一種鍛煉和修行!”

    “那父親您說的天賜良機是指……”雨楓這回倒是有些疑惑了,父親既然不贊成對林逸動手,可是為什么又說是天賜良機呢?

    “我們不動林逸,但是可以去動楚鵬展!”雨水星笑道。

    “哦?二哥,之前您不是說,動了楚鵬展之后,就會和林逸正面交惡么?”雨必德聽后也是一愣,不由得問道。

    “那是在林逸沒有廢掉武功之前,我們動了楚鵬展,林逸恐怕肯定會跳出來!”雨水星說道:“可是現在,他武功全失了,還跳出來有什么用了?”

    “這倒是,不過,如果林逸背后的勢力忍不住了,出現了怎么辦?”雨必德問道。

    “出現了不要緊,我們正好能夠摸清楚林逸的底細了,我還就怕他不出現呢!”雨水星笑道:“不過就算林逸背后的勢力出面幫忙,也不能將我們雨家怎么樣的!凡事要講個理由,我們動的是楚鵬展,而不是林逸,他們來了,我們大不了給個面子收手罷了,他們也不至于遷怒于我們雨家,更何況我們雨家的背后也不是好招惹的!”

    “高啊!實在是高!”雨必德聽了雨水星的話,不由得佩服的贊嘆道:“如此一來,無論結果怎么樣,我們雨家都不吃虧,如果林逸身后的實力沒有站出來,我們可以借機懲罰一下楚家,敲他點兒利益出來,也不是白走一趟!反之,如果林逸身后的勢力出現了,我們也摸清楚了林逸的背景!”

    “沒有錯,就是這個意思了!”雨水星道:“接下來,我們只要研究一下和楚鵬展提出什么條件來了,甄家那邊都獅子大開口了,我們雨家要是不再提出點兒過分的要求來,那怎么對得起這個機會呢?”

    “父親,我提議應該讓楚鵬展將手中的股份讓出來給我們雨家,然后將他的女兒送過來,服侍我堂哥雨坤!”雨楓提議道:“這件事情交給我去辦就好了!”

    “你的提議不錯,不過你還是先不要出現了,你是我們雨家的底牌,是要對付林逸的!”雨水星說道:“這件事情就交給必德你了,你陪著雨海天去一趟,將我們的意思說給楚鵬展!”

    “好的,二哥!”雨必德點了點頭,他對楚鵬展充滿了仇恨,這一次去,一定要給他們點兒顏色看看!

    ……………………

    松山市,楚鵬展的辦公室中,再次來了兩個不速之客!

    這兩個人就是藥王和李呲花!

    看著兩人出示的地產公司拆分出售協議,楚鵬展心中的憤怒已經到了極點!

    蕭家的人剛走,趙奇兵的人就來了,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看著協議上自己的簽名,楚鵬展有一種深深的無力感,這簽名是自己的沒錯,不過這協議,卻絕對不是自己簽的!

    但是,是不是已經不重要了,李呲花這一次來,明顯就是強取豪奪的!

    楚鵬展不相信這只是巧合,蕭家的人剛走,趙奇兵的人又來,這明顯是蓄謀已久的!

    “楚先生,你自己簽過的協議,總不會不認賬吧?”李呲花淡淡的說道:“你準備什么時候將地產公司交給我們奇兵地產?唔……這協議上寫,你開發過的那些樓盤,剩余的一些尾盤,也是一并要交給我們的!”

    “協議是不是我簽的,你們很清楚。”楚鵬展面色陰沉的道:“你們是為什么而來的,大家都很清楚,之前就圖謀我的地產公司,現在完全變成了直接搶奪了?你的胃口真的很大啊!”

    “呵呵,楚先生此言差矣了,我只是想拿回屬于我們的東西而已。”李呲花卻是很淡然的說道:“楚先生,你可不要做出什么不理智的事情來啊!”

    “你們這么做,就不怕把我逼急了?”楚鵬展的內心之中,真是憤怒到了一定的程度!墻倒眾人推,他沒想到在林逸和福伯倒下之后,這些人會迅速的跳了出來!

    “逼急了?我們怎么逼你了?”李呲花悠閑的咧了咧嘴道:“你要是不爽,可以去報警啊,對吧,藥王?”

    “是的,不過以后楚先生要小心了啊,上次藥某沒有毒死你的女兒,下次可就不一定了啊!”藥王淡淡的說道:“沒有了真氣的林逸,看他還怎么施救?”

    “是你!”楚鵬展的臉色一凝,憤怒的看著藥王,可是藥王似乎完全沒有將楚鵬展放在眼里,對他的目光置若罔聞。

    “楚鵬展,在我們這個層面的人,應該都很清楚,報警是解決不了問題的,出去頂罪的,不過是一些替罪羊而已。”李呲花有些肆無忌憚的說道:“希望你考慮好了,兵少的耐性,可是有限的!”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

本站小說為轉載作品,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

Copyright © 2012-2013 77小說網 版權所有

福彩30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