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17章 神仙都救不了他

    “林逸是個醫術高手,應該不在我之下!這種害人方式,我雖然可以看破,但是卻沒有破解辦法,至少現在還沒有想到……”藥王苦笑了一下,別說自己了,就是自己的師父,恐怕也玩不出這么一手來!這手段太陰了,拔針就死!

    祝伯也是驚訝莫名,此刻他才知道自己輸得不冤,對方是個醫術不亞于藥王的醫術高手,那人家可不是活蹦亂跳的?

    “現在應該怎么辦?”李呲花問道。

    “暫時沒有辦法。”藥王搖了搖頭:“除非有人能夠在我拔針的瞬間,將李地雷體內的這一股真氣化解掉,不然這股真氣擴散開來,勢必會對他的身體和經脈造成強烈的破壞。”

    “這……”李呲花的面色有些難看,連藥王都沒有辦法,那李地雷還有救了么?身上這銀針,一天不拔兩天不拔,但是不能一輩子不拔下去吧?看這些銀針的位置,估計都拔下去之后,李地雷就全身壞死了,根本活不成了。

    “解鈴還須系鈴人,我和他不同屬于一個門派,所以害人的手法也不相同,我不了解他們門派的手段,這個我實在無能為力。”藥王將責任都歸咎于自己不是林逸的同門上面,自己解不了不是因為自己無能,而是因為每個門派的手段各不相同。

    “藥王您的意思是讓我去找林逸?”李呲花的表情有些古怪,現在找林逸,有用么?彼此的仇恨已經水火不容了,哪有化解的余地?

    “或者,我詢問一下師門的人,看看他們有沒有辦法。”藥王說道。

    “那就麻煩藥王了。”李呲花連忙道謝道,但凡有一線希望,他也是不愿意去求林逸的,因為去找林逸基本上等于自取其辱一樣。

    “我也只能是問問,畢竟門派不同的話,研究的方向也不同。”藥王說這話是替師門開脫。

    “我明白!”李呲花點了點頭。

    藥王說完就去給師門打電話請教了,但是師門那邊也沒有什么妥善的辦法,一來是沒有看到李地雷本人,二來也是第一次聽說有這種手段。

    “怎么樣?”見藥王打完電話,李呲花連忙詢問道,李地雷也是一臉企盼的神色。

    “有辦法,但是卻沒法操作……”藥王不會直接說沒有辦法,那樣顯得他師門太過無能了。

    “沒法操作?無論多困難,只要能保住李地雷的命就行了……”李呲花連忙說道:“需要什么,藥王您盡管開口!”

    “需要一個地階以上的高手,在我拔針的同時快速的運功化解李地雷體內的真氣!”藥王說道:“不過這需要耗損那個人很多的真氣,一般不會有人冒著實力下降的危險來做這件事情。”

    藥王說的這個是比較通用的辦法,但是真的做起來,卻沒有人會去冒險,畢竟誰的實力不是辛辛苦苦修煉而來?何必為了一個外人而耗費自己的真氣?那不是傻子么?

    藥王的話,如同一盆冷水一般,讓李呲花瞬間就沒有了脾氣,地階高手,上哪里去找?玄階都是鳳毛翎角的存在了,還地階?再說就算找到了,他和李地雷非親非故,怎么可能冒著自己掉級的風險去救治李地雷?

    李呲花真的不想找林逸,但是也不能眼睜睜的看著堂弟去死吧?

    “哥,要不你找找林逸吧?行不行的,咱們總要試一試,他要是不管,我死了也就死了,怪我命不好……”李地雷一點兒報復的念頭都沒有,原因無他,連兵少都被林逸打成殘疾了,自己算個鳥毛啊?以自己的實力,去找林逸報復那是扯淡!林逸要是那么容易被報復的,兵少還能在輪椅上坐著?

    李呲花想想也是這么回事兒,不由得看向了兵少,畢竟兵少和林逸仇大了,自己現在要是去求林逸的話,那不是等于示弱了?

    “地雷給趙家也出了不少力的,我總不能見死不救吧?”兵少卻是擺了擺手,道:“你就當我不知道好了,正好也可以試探一下林逸!”

    不得不說,兵少是很會收買人心的,鐘家父子為他賣命也是因為如此。他根本不費一毛錢,就送了李呲花和李地雷一個人情。

    李呲花和李地雷果然感激涕零,李呲花道:“謝謝兵少了!我們兄弟倆能為兵少做事,真是很幸運的!”

    “行了,趕緊去找林逸吧,以后多為趙家和我賺點兒錢,比什么都強。”兵少擺了擺手,心里面對林逸的恨更甚了一層,琢磨著怎么能一次性的弄死林逸這個后患!最好是一招致命,讓他沒有還手的余地!

    不然有林逸這個危險人物在松山市,自己做什么都畏手畏腳,也不知道怎么就碰上林逸,再被他弄一下子,自己還活不活了?

    李呲花也不敢怠慢,直接撥通了林逸的電話,林逸的電話并不是什么保密的東西,查起來很容易,李呲花早就從安建文那里得知了。

    林逸和楚夢瑤、陳雨舒、唐韻四人剛上了車子,手機鈴聲就響了起來,拿起來一看是個陌生的號碼。

    “喂?”林逸接起了電話。

    “林逸么?我是李呲花。”李呲花的心里雖然怒極,但是表面上卻是很淡定。

    “哦,呲花哥啊,有什么事兒么?”林逸聽到李呲花淡定的語氣,也是淡淡的問道,好似不知道李呲花打電話的目的一樣。

    不過,這聲“呲花哥”聽在李呲花的耳中,就有點兒諷刺了,林逸需要管自己叫哥么?好像根本就不需要!

    這是李呲花第二次和林逸直接對話,第一次是在給力浮云酒吧里,連威逼帶利誘,結果林逸根本不鳥他,順便干掉了他身邊的兩個黃階高手,可是把李呲花給賠慘了。

    “算了,我們明人不說暗話,我堂弟李地雷的傷勢,是你弄的吧?”李呲花干脆也不裝了,自己和林逸之間的矛盾已經無法調節了。

    “他傷了么?我走的時候,他活蹦亂跳的。”林逸笑了笑:“對了,你不會傻了吧唧的將他身上的銀針給拔了吧?那就太遺憾了,神仙都救不了他了。”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

本站小說為轉載作品,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

Copyright © 2012-2013 77小說網 版權所有

福彩30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