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28章 向你報到

    第0628章向你報到

    出了辦公室,宋凌珊一改剛才的小女人溫柔模樣,很是嚴肅的對手下的幾個中隊長道:“關掉手機,準備開會,今晚有緊急任務……”

    “是!宋隊!”幾個中隊長最近也是為著割腎案頭痛不已,這可是松山市近幾年來發生的性質最惡劣的刑事案件了,省市領導都已經批示,讓松山市刑偵大隊必須要盡快破案,才能最大程度減小犯罪團伙帶來的不良因素!

    不然的話,現在城市里面已經鬧得人心惶惶,小孩兒都不敢自己上學,甚至“割腎集團”已經成了一個恐怖的代號了,誰家小孩兒哭了,家長一拿“割腎集團”嚇唬他,小孩兒就立刻不哭了。

    負面影響可以說已經大到了一個程度,所以刑警隊的人也都是加班加點的分析案情排查線索,但是進展卻很小。畢竟這不是個人作案,而是一個有著嚴密組織性和銷售渠道的犯罪團伙!

    這樣的犯罪團伙,也是最難以找到證據和線索的,因為他們只有在尋找腎源的時候才下手捉人,捉到人后完全在自己的地盤進行手術摘掉腎臟,然后也有著自己的渠道進行銷售,這期間不會和第三方進行接觸,是以根本不會有什么蹤跡可循。

    “宋隊,你找到線索了?”劉王力和宋凌珊的私交最好,所以看到宋凌珊嚴肅的表情,他心中莫名的一動,莫非真的有突破性的進展了?

    “恩,算是有些線索。”宋凌珊說到這里,心下有些得意,看著眾人那尊敬崇拜的目光,宋凌珊更是覺得,這嬌不白撒啊!

    “有線索了?”眾人雖然隱約的猜到了一些,但是也不確定,畢竟案情實在復雜,雖然他們對宋凌珊很是期待和崇拜,不過要說宋凌珊在辦公室里面呆了一會兒,就有線索了,實在有些匪夷所思!

    畢竟下午開會的時候,宋凌珊還是一籌莫展,被局里幾個領導罵了一頓,要不是有楊懷軍在其中周旋,整個刑偵隊都會被點名批評的。

    “我收到線報,提前獲知了犯罪集團下一個作案地點。”宋凌珊在行動之前,是不會說出具體位置的,雖說這些手下都是楊懷軍當初一手帶出來的,是可以信任的,但是不怕一萬就怕萬一,誰說漏了嘴,被犯罪分子得知了消息,那就不知道要什么時候才有線索了:“下面我們說一下行動計劃,大家集思廣益!要是直接抓捕的話,或許還是會和上次一樣,抓到的都是小魚小蝦,對案情是不會有什么幫助的!”

    眾人聽后也是點了點頭,開始對這次的行動計劃各抒己見。

    林逸剛剛掛斷電話不久,就聽到門口的腳步聲越來越近,來人顯然是向洗手間走來的。林逸有些納悶,是誰還要來洗手間呢?本以為是服務生,不過來人卻是讓林逸微微一愣。

    是陳宇天走了進來,林逸苦笑了一下,就知道陳宇天一定是來找自己的,如若不然,不會來這公共的洗手間的。

    “教官,特訓大隊0197向您報到!”陳宇天立正筆直的站好,莊重而嚴肅的給林逸行了一個軍禮,利落而干脆的說道。

    “呵……”林逸淡淡一笑,卻沒有回應,只是聳了聳肩:“我只是個跟班,不是你的教官。”

    林逸沒有還禮,那就說明林逸已經拋開了之前的身份,陳宇天這個禮是白敬了!他的表情一滯,不過卻也沒有沒有一絲的不敬:“教官,您走了以后,聽說您是去執行一個特殊任務去了,怎么會……”

    “早就回來了。”林逸的語氣依然很淡然:“早就說過了,我現在不是你的教官,是楚夢瑤的跟班,當然也算是你妹妹的跟班。她叫我箭牌哥,你也可以這么叫我,或者你年齡比我大,叫我箭牌弟或者林逸都行。”

    “林逸……原來教官的名字叫林逸!”今天是陳宇天第一次聽到林逸的真名,以前在特訓隊的時候,林逸的代號是“鷹”,所有的隊員都稱呼林逸為“教官”或者“鷹教官”。

    “好了,我該回去了。”林逸不太想提起以前的事情,對陳宇天擺了擺手,轉身出了洗手間。

    “教官怎么會變成妹妹的跟班?”陳宇天怎么也想不明白這是什么邏輯,不過林逸不說,他也沒辦法,本來他做夢都想著有一天再次遇到教官,請教官再指點一二,可是現在與林逸見面了,林逸卻對以前的身份避而不談,這讓陳宇天也沒有辦法提出他的請求了。

    林逸回到了包廂,安建文面色如常的繼續喝著酒,見到林逸進來,也沒有說什么,因為他壓根也沒有想到林逸會給宋凌珊通風報信。

    “酒過三巡,我們玩點兒好玩兒的怎么樣?不然光喝酒也沒有什么意思啊?”蘇臺早大著舌頭說道:“大家說好不好?”

    他真的有些喝醉了,他也是沒有控制酒量,所以現在也是迷迷糊糊的,不過也正是因為這樣才更加的逼真,讓人看不出破綻來,不然以楚夢瑤的聰明,定然會看出破綻,讓她覺得是演戲就不好了。

    “玩兒什么?你說說看?”安建文看了楚夢瑤和陳雨舒一眼,然后道:“你們有什么好建議么?”

    “玩兒好玩兒的好喔,我最喜歡玩兒了!”陳雨舒雙手贊成,喝悶酒多無聊啊,再喝下去她就要拉著瑤瑤姐回家了。

    楚夢瑤卻是沒有說話,也沒有反駁。實話實說,她不想和安建文、蘇臺早一起玩兒什么,不過想到小舒和林逸也在,小舒又想玩兒,那就玩一玩也無妨了。

    “我看,我們不如玩兒真心話大冒險怎么樣?”蘇臺早說著話,陳宇天正好回到了包廂,聽到了他的話,蘇臺早也對陳宇天道:“宇天哥,一起玩兒?以前我們經常玩兒的,哈,當時你記不記得,你選擇了大冒險,要親宋凌珊,結果被揍了?哈哈哈!”

    蘇臺早是真的有點兒醉了,不然也不能將陳宇天的陳年糗事說出來,但是他人一喝醉,就有點兒口不擇言了。RO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

本站小說為轉載作品,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

Copyright © 2012-2013 77小說網 版權所有

福彩30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