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三十七章 彈指百年

    “小師弟,你沒事吧!”

    見到黑蛟消失后,葉天一直盯著那處早已縫合起來的空間,茍心家還以為他心中在后悔,連忙說道:“咱們日后也會去到那里的,小師弟你不必介懷!”

    “大師兄,你誤會了,我不是在想這件事!”

    葉天回過神來,笑著擺了擺手,以他如今心志之堅定,決定了的事情就不會再后悔,更何況在身處紅塵,對心境的鍛煉非常重要,就像是這十年來,葉天修為雖然毫無進展,但元神卻變得愈發凝練起來。

    剛才葉天之所以失神,是因為黑蛟傳給了他一些信息,那里面除了妖修空間的結界節點之外,還有好幾個空間節點的位置和介紹。

    其中有幾個空間結界,是葉天所沒有聽聞過的,那里靈氣充沛但修者甚少,比之神州結界的環境都要好上許多,這讓葉天心中動了一下,他日后的選擇并非只有一個神州結界。

    “爸爸,你以后也會去那個地方嗎?”

    十多歲的孩子已經了解很多事情了,小葉秋有些擔心的看著父親,他今天才知道,整日里在家無所事事和爺爺奶奶斗嘴的老爸,居然是個神仙般的人物,這讓小家伙一時間還沒法完全適應。

    “爸哪兒都不去,在家陪你爺爺奶奶還有你媽媽。”葉天笑著摸了摸兒子的頭,有些東西現在沒必要和孩子說,等他進入到先天之境的時候,自然會明白修者的世界。

    黑蛟渡劫,帶給人眾人的震動是無與倫比的,這讓他們看到了另外一個世界,就連一向對修道興趣乏乏的雷虎,都逐步的將麻衣門中的事務交給了那些早已培養起來的孤兒,也開始閉關修煉了起來。

    至于葉天,依然生活在京城四合院中,過著平凡而安靜的生活。除了練習書法之外,他又喜歡上了烹飪,接任年逾八十的大姑成為了家中的大廚。

    每天早上葉天都會拎著個籃子去到菜市場買菜,為了一毛幾分錢都能和買菜的小販爭論上半天,看到家人在稱贊自己手藝時。葉天臉上總是會露出滿足的笑容。

    轉眼又是十年過去了。葉天也已經四十多歲了,年輕時臉上的稚嫩和靈動,此刻變成了中年人獨有的穩重,他和普通人家里的家長沒有什么區別。每日里和父母妻子談話的時候,說的最多的總是早已成人的兒子。

    葉東平夫妻也七十多歲了,已經顯出了老態,不過身體還算健康,老兩口去年還曾經做了一次環球旅游。去了世界上很多的國家,心態十分的年輕。

    不過在這一年,宋浩天逝世了,享年一百零八歲,對他的一生,國家給予了極高的評價,前后三任還在世的最高領導人都出席了他的追悼會,規格非常高。

    宋浩天的逝世,也代表著那一輩人物的落幕。第二年的時候,唐聞遠在香港無疾而終,享年一百一十歲,近十年未出京城一步的葉天來到香港,參加了唐聞遠的葬禮。

    當年身患九陰絕脈的唐雪雪。此時早已嫁做人婦,兒子都已經十七八歲了,不過對當年的大哥哥,唐雪雪還甚是依戀。拉著葉天整整敘了一個下午的時間。

    參加完唐聞遠的葬禮后,葉天被弟子們接走。去了麻衣一脈在香港的大本營麻衣堂,現在的麻衣堂,已經是一家國際性的慈善機構,在各個國家都享有非常高的聲譽。

    當然,麻衣堂存在的最大作用,還是在源源不斷的為麻衣一脈輸送著各種人才,現在麻衣堂的掌舵人,已經是葉天的第三個弟子江山了,早在十年之前,葉天就將麻衣門主的位置讓給了她。

    江山也沒有辜負葉天的期望,年不到四十歲的她,如今是國際易學協會的會長,是玄學文化的權威人士,并且成功的將中國的周易八卦占卜相術推廣到了西方世界。

    現如今不管是東西方,在提及相術占卜的時候,都已經將其認定為是一種文化,而沒有人再拿封建迷信和其比對了,在很多國家都出現了麻衣堂的分店,和占星問卜一樣,成為許多人生活在必不可少的特殊文化。

    麻衣一脈雖然發源于國內,但卻是發揚在了港島,門人弟子大部分都在香港居住,葉天的到來,也成為麻衣一脈一次盛大的聚會,連這些年不知道在哪里游歷的茍心家和左家俊都回來了。

    “你做的比我好!”

    回到半山的那座別墅中后,葉天只對江山說了這么一句話,他對師門所做的最大的貢獻,或許就是收了江山為弟子,這才讓師父李善元的夢想成真。

    “師父,您老了!”擺在葉天門下二十多年,彼此間早已像親人一樣了,江山發現,葉天臉上的皺紋比幾年前多了很多,眼中似乎露出了一絲滄桑的感覺。

    “是啊,小師弟,你不會這些年一直都沒有修煉過吧?”

    茍心家看著葉天也皺起了眉頭,修道就如同逆水行舟一般不進則退,紅塵歷練并不代表要舍棄自己這身修為,以葉天的修為,歲月不應該在他臉上留下這些痕跡的。

    要知道,就算茍心家和左家俊這些年沒有刻意進行修煉,但他們的相貌都一直保持在四十多歲的樣子,如果他們想的話,就是再年輕個十多歲都沒有什么問題的。

    “大師兄,我還年輕,生老病死應該都經歷一番的!”

    葉天臉上露出笑容,追求長生大道,并不應該忌諱死之一字,這世間有生才有死,這也是世人都無法回避的,但死亡中同樣孕育著生機,每年四合院中枯死老樹發新芽的時候,總是會帶給葉天很大的震動。

    “說的也是,倒是大師兄著相了,紅粉骷髏,不過都是過眼云煙而已!”聽到葉天的話后,茍心家哈哈大笑了起來。

    茍心家的一生堪稱是波瀾壯闊,歷經了不少歷史中的大事件,百年前就已經勘破紅塵生死,境界遠比此時的葉天要高,如果不是世俗界受天道壓制,怕是茍心家的修為都能趕上葉天了。

    “大師兄,因為我的緣故,倒是連累你們了!”

    葉天對茍心家和左家俊一直心懷愧疚,他們現在只是先天修為,壽命不過兩百多年,因為要等待自己,卻是百年內都無法提高修為,即使日后進入結界,恐怕他們也無法沖擊金丹大道了。

    “小師弟,別這么說,師兄有信心,日后成就一定不比你差的!”

    茍心家聞言擺了擺手,他說這話并不是為了寬慰葉天,而是真心實意的,因為此刻他的心境早已遠遠高出修為,只要去到靈氣充裕的地方,他甚至可以直接沖入到先天后期中去。

    “好,等我侍奉父母天年,咱們師兄弟同闖修道界!”

    葉天重重的點了點頭,經過這二十年的修心養性,他對度過金丹雷劫有多了兩成把握,雖然沒有黑蛟那般變態的肉身,但是葉天相信,他渡劫成功的幾率最少在七成以上。——

    時間是一切生命的殺手,隨著歲月的流逝,很多人在世間無聲的消失掉了,任你生前是權傾天下還是平民百姓,死后都不過是黃土一缽,慢慢為世人所遺忘。

    三十年后,岳主席那一輩人也逐個去世了,國家政壇更迭,也不知道換了多少任領導班子了,但是唯一不變的是,每一任的領導人,總是會在很隱秘的情況下,最先拜訪京城一個很普通的四合院。

    雖然第一屆異能者舉辦的很不成功,但大會每四年還是會召開一次,只不過和第一次相比,會場少了那些殺戮暴虐,多了一些真正的交流個切磋。

    從第二屆開始葉天就再沒有參加過,但是周嘯天和雷虎,卻是在世界各國以及異能者圈子里闖出了偌大的名聲。

    曾經有異能者組織過反道聯盟,但結果卻是盡數被滅殺,出手的僅僅是雷虎一人,這震驚了整個異能者世界,從那之后,只要是麻衣堂中人出現的地方,總是會少了許多不和諧的聲音。

    四十年后,葉天的幾個姑姑相繼去世,葉天的老朋友衛紅軍也是無疾而終,往日里來往的人頓時少了,四合院中變得冷清了許多。

    葉天唯一的獨子葉秋選擇了和他父親不同的道路,居然成為一名考古學教授,只是葉家子嗣單薄,仍然是一脈相傳,葉秋在四十歲的時候才結婚生下了一個兒子。

    六十年后,葉東平夫妻也終于走到了人生的終點,在一百一十多歲的高齡的時候,同一天告別人世,他們的葬禮隱秘而隆重,當界的國家領導人盡數出席。

    在這一天之后,葉天像是驟然間變老了許多,兩鬢間滿是白發,額頭生滿了皺紋,和妻子相互攙扶著離開了父母的墳前。

    “人生真是寂寞啊!”八十年后,封況夫婦離開了人世,得到這個消息,葉天望著滿院的秋葉,眼中滿是蕭索。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

本站小說為轉載作品,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

Copyright © 2012-2013 77小說網 版權所有

福彩30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