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八六章 英雄折沖

    軒親王如是說,曾國藩并沒有松一口氣的感覺,反而壓力山大。
  
      “這班人,就偶有作奸犯科,朝廷亦不忍置諸刑典”一句,其實是嚴重的警告,意思是,如果“偶有”,朝廷或許“不忍”,可是,湘軍散兵游勇之種種不法,不是一樁、兩樁,是大面積的,且屢犯、慣犯,因此,本來是很該“置諸刑典”的,就算“卸磨殺驢、過河拆橋”——即強行遣返,亦得算是“輕縱”,何況我還未必要這么做?所以,你不要急著張嘴反對。
  
      還有,“作奸犯科”的“這班人”,可是有你干兒子的頭號親信一個滴。
  
      想清楚這一層,曾國藩就曉得自己應該擺出什么樣的姿態了。
  
      “其實,”他眉頭緊蹙,“作奸犯科者,就算強行遣返,亦不能說是朝廷‘卸磨殺驢、過河拆橋’——功是功,過是過!功,朝廷已經庸酬過了——既如此,過,朝廷就不能不聞不問!其實,某些散兵游勇之所做所為,其應被之刑,又何止于‘強行遣返’?”
  
      微微一頓,未等關卓凡接話,長長嘆了口氣,“唉!湘軍各部軍紀,實在是良莠不齊!譬如雪琴治軍,便秋毫無犯于地方,吾不及也!沅甫不及也!江寧克復之后,如果督江的是雪琴,哪里會有今日的偌大煩惱?慚愧!慚愧啊!”
  
      雪琴是彭玉麟的字,沅甫是曾國荃的字。
  
      曾國藩扯出了彭玉麟,倒是略出乎關卓凡的意外。
  
      彭玉麟攻訐曾國荃于先,痛劾黃翼升于后,將曾國藩以為湘系長城的長江水師的治權,拱手讓于朝廷,曾、彭二人雖同為湘系大佬,但彼此的心結,其實極深,他突然在這里抑己揚彭,所為何來?
  
      關卓凡一邊轉著念頭,一邊沉吟著說道:“洪楊亂平,彭雪琴高蹈之意甚堅;另外,他的脾性,照他自己的說法,長于軍旅,短于民政……這也罷了,關鍵是,彼時兩江的局面,除了滌翁,天底下哪里還有第二個人收拾的來?”
  
      說到這兒,曾國藩的用意,已經明了了。
  
  
      關卓凡心中暗暗冷笑,不動聲色,繼續說道:“我說句實在話,如果彼時督江的是彭雪琴——滌翁自然是奉詔進京,入值中樞——目下,咱們或許確實不必坐在這里,煩惱于江寧的治安;可是,江寧的善后和恢復,說不定就要吃力許多——未必能有今日這般繁庶的局面啊!”
  
      這段話,表面上似乎在強調曾國藩于江寧的作用無人可以取代,實際上,依舊扣死了“煩惱于江寧的治安”的事實;并順著曾國藩的話頭,委婉指出,在治軍、治安這一塊,他的作用,并非無人可以取代——請想一想,長江水師是哪個整頓出來的?
  
      另外,貌似不經意的一句“滌翁自然是奉詔進京,入值中樞”,也叫曾國藩頗為尷尬——好像他揚彭抑己,是因為對于未能入值中樞,有所牢騷似的?
  
      “雪琴不過性格狷介,不耐繁鉅,”曾國藩緩緩說道,“他大才斑斑,如果真的肯就督江一職,沒有做不好的道理。”
  
      “我不是背后論人短長,”關卓凡微笑說道,“可是,既占了‘不耐繁鉅’四字,這個地方官,就不大好做了——我就是個‘不耐繁鉅’的,先做過幾天上海知縣,后做過幾天江蘇巡撫,結果,都在任上鬧出過大笑話,哈哈!”
  
      曾國藩又尷尬了。
  
      他說彭玉麟“不耐繁鉅”,只是一個中性的客觀評價,并沒有任何譏評之意,但給關卓凡這么一說,倒好像自己的意思,是說民政上頭,彭確不如曾似的,可是,關卓凡既然把“不耐繁鉅”攬到了自個兒的身上,曾國藩便無從辯解,只好說道:“王爺太謙了。”
  
      “真不是謙虛,”關卓凡微微搖了搖頭,“我做上海知縣的時候,奉旨決囚,‘批紅’的文書到了,下頭的各種準備功夫做了,犯人也提上堂來,驗明正身了,可是,臨到了了,就差我在犯人犯法標子上朱筆一拖了,我卻怎么也下不去這個手!結果,前前后后,攏共壓了七、八名理應問斬的人犯,也算笑話一樁!”
  
      頓了頓,“嘿嘿”一笑,“若不是劉松巖正言相勸,我還不曉得要拖到什么時候呢!”
  
      劉松巖即劉郇膏,目下之浙江巡撫,彼時,還只是關知縣的一個幕僚。
  
  
      軒親王當年“拖紅”一事,曾國藩亦有所耳聞,不過,事過境遷,官場之上,可沒有人因此就以為軒親王“不耐繁鉅”的,這件軼事,早就成了軒親王“宅心仁厚”的明證了。
  
      于是,曾國藩也不能不這么說:“這是王爺宅心仁厚,怎么能說‘不耐繁鉅’呢?”
  
      “哎——慚愧!”關卓凡擺了擺手,“還是劉松巖說的好,‘小慈乃大慈之敵’啊!”
  
      曾國藩心中一動,說道:“是,‘小慈乃大慈之敵’——松巖此說,乃是正論。”
  
      “還有,”關卓凡說道,“我做江蘇巡撫的時候——上任沒幾天呢,就差一點以白為黑,拿齊明堂當貪官來辦了!齊縣令后衙種菜,夫人紡布為衣,真正一清如水,太倉人誰不知曉?我卻昧于皮相,壅于聽聞,若非心浮氣躁,怎么會糊涂到了不辨是非、顛倒黑白的地步?這件事,‘不耐繁鉅’四字考語,大約是跑不掉的了。”
  
      齊明堂,即齊秉融,目下之刑部侍郎,彼時,還只是一個衣食不周的候補六品同知。
  
      軒親王和齊明堂的這番際遇,比他“拖紅”一事,著名的多了,提及此事,沒有人不贊嘆軒親王胸懷寬廣、折節下士的,哪里會往“心浮氣躁”、“不耐繁鉅”上頭扯?
  
      但是,曾國藩留意的,倒不是什么卻是“心浮氣躁”、“不耐繁鉅”,而是“不辨是非、顛倒黑白”八字。
  
  
      前頭說“小慈乃大慈之敵”,后頭說“不辨是非、顛倒黑白”,這,有沒有什么特別的意思在呢?
  
      “這就更無關‘不耐繁鉅’了,”曾國藩的說話,依舊慢吞吞的,“這是英雄際遇!”
  
      *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

本站小說為轉載作品,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

Copyright © 2012-2013 77小說網 版權所有

福彩30选5开奖结果